中国美术培训网 领导中国美术高考培训第一门户 美术高考专业成绩查询 | 2010年研究生招生简章 | 美术高考网 | 美术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美术高考中国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严扬教授

1970-01-01 08:00:00 中国美术培训网 www.chinameishu.com 来源:中国美术培训网 浏览次数:0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严扬教授

严扬教授简历:
现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设计学部副部长
2002年12月起: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2002年4月到2006年4月: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主任。
2000年1月~2002年4月: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副系主任、副教授。
1993年9月~2000年1月: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副教授。
1995年2月~1995年7月:丹麦奥胡斯建筑学院工业设计系访问学者。
1993年法国巴黎高等装饰艺术学院访问学者。
1986年6月~1993年: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讲师。
1982年~1986年:任北京轻型汽车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师。

 采访:视觉同盟樊鹏、沈扬

视觉同盟:您好严老师,感谢您接受视觉同盟的专访,请大致介绍一下清华美院工业设计系的情况?

严扬:我们系目前下设三个专业方向:产品设计、展示设计、交通工具造型设计。最早只有一个专业,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从1991年开始分为两个专业:产品设计和展示设计。2003年开始招收交通工具造型设计专业,2004年增设了信息设计专业。去年开始信息设计专业和装潢系里面的动画、摄影专业合在一起成立了一个新的信息设计系。

 

视觉同盟:请谈一下清华工业设计系的教学最大的特色?

严扬:谈到特色呢,我觉得应该分成两方面,一方面是我们传统的特色,传统特色当然是从过去中央工艺美院谈起,工艺美院曾经是全国艺术设计唯一的一所学校,八十年代以后,随着全国各地的各个学校越办越多,越办越好,国内外的信息了解的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厉害,过去工艺美院的一直的特色是它当时和传统美院比起来,她是一个真正的设计院校,作为工业设计来讲,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建立工业设计系以后呢,我们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全国少数的几所最早开办工业设计院校之一,我认为我们以前的学术带头人实际上对影响全国工业设计的教学理念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实际上是相当程度上影响了工业设计教育的发展和主要的思路和方向,比方说柳冠中教授,王明旨教授等等。另外我觉得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地处北京,因为北京是首都,所以说各种各样的信息相对来讲比其它一些地方院校要多,要频繁,包括国际、国内的交流。至少有一个地域的优势,北京也是文化之都,那么各类的展览,文化活动,科技活动很多,我讲的这些都是客观因素。主观上来讲,总的来讲,我们系的教师和整个学校的教师队伍应该说对工业设计的观念和认识,我个人觉得是一个比较正确的设计观念,认识的比较全面,教师的整个团队也比较整齐,相对来讲可能比后来办的这些其它院校要整齐,所以说这一点就形成了我们始终倡导的一种设计理念,设计的思路,是一个更加关注设计本身应该具有的价值,可能也就是说我们更加强调设计的社会价值,不太赞成只强调社会的商业价值,可能这是我们一个特点,可能是我们对设计的社会价值强调的更多一点,比如说我们的教师也在做一些商业性的项目,但是更多的思考的是包括这个设计能对社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好的作用,而不是把它变成一个帮助企业去赚钱的这样一种手段去看待,这个当然讲好象象一个口号,但是确实是贯彻到我们每一个老师,每个课程里面去了,每句话当中。我觉得这还是一个特点。另外我们现在正在寻找新的特点,新的特点也是其它的学校也有具备,但是没有我们学校这么明显,我们从五年前和清华大学合并,去年10月份又整体挪到清华大学校园里,那么这时候作为工业设计系,作为工业设计这个专业,它所依赖的一个学科的一个环境,就不仅仅是过去工艺美院的一个艺术设计的一个学科环境,而且是整个一直到清华大学作为全国第一流的一个综合的学科环境当中,那么这个变化实际上对工业设计系来说是非常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关键是看我们怎么去做,怎么去利用这个条件,你比方说我们清华大学有全中国一流的工科学院,全中国一流的建筑学院,全中国一流的商学院、法学院、计算机科学学院等等,现在又在建医学院,航空航天学院,那么这样一个学科汇总实际上是给工业设计提供了一个非常大的舞台,非常非常大的一个舞台,那么如果我们能够成功的把过去工业设计美院的传统设计在全国的一种强势地位,再加上这个新的环境,清华大学综合学科的研究,两个环境的优势如果能够充分的把它利用起来,我觉得这个确实会形成一个特色,也就是说其它的学校,或者是说兄弟院校不太容易达到的这样一个。那具体的要看我们怎么去完成,我们现在正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视觉同盟:现在学生在毕业的时候经常遇到这么一个门槛,就是说企业要求你的实践经验,咱们在这实际教学当中是不是有这方面的针对性的施教?

严扬: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这个问题,我对这个实践型教学实际上我有我自己的一个看法,实践型教学这个口号没有错,就是说学生学的东西要学以致用,也没有错,学的东西要对社会,对企业要能产生推动作用也没有错,关键是什么叫实践,什么叫对企业有用,这个口号说法我觉得它是一个公理,没有人能够说这个说法是错的,关键在于怎么理解什么叫实践,我的观点是什么呢?大学,尤其是清华大学这样的学校,培养的学生要能够具有一种比较长久的对社会的一种推动力,而不是现实的推动力,就是说我们培养的不仅仅是一个马上就能够找一个工作,然后就挣钱吃饭的这样一个角色,如果这样的话,就没必要让他上清华大学,就让他上中专,技校就很好了,完全可以,你想去做什么,我教你一点现实的技术,然后你出去你就能炒菜,我给你培训三个月,让你做二十个菜,你出去后能找一个饭馆当厨师,清华大学不是那样的。这个我觉得没有高低贵践之分,并不是说清华大学就一定比那个高,但是大学,尤其是清华大学这样的学校,它所培养的学生所肩负的责任,是要能够从长远的角度推动这个国家不断的往前走。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讲呢,我觉得学校教的东西,要和社会需求故意保持差别,不能社会需要什么我们教什么,那样就错了。实际上我们给我们学生说的是两个目标,一个是要让学生有足够的就业竞争力,就是他出门的那一天,他走向社会的那一天,要有足够的就业竞争力,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五年之后他还能自我发展,这两个目标要同时达到,我觉得这两个目标不能说强调一个,忽略另外一个。无论是中国的设计教育行业,还是全世界其它地方的设计教育行业,从来就是实践性教学,实践性教学是设计行业天生的一个教学方式,本身就是它的灵魂就在于此。我们的老师从来没有关起门来,然后瞎教点什么合适,完全和社会脱离了东西,虽说实际上强调实践性教学,我觉得对于设计学科来讲,意义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你比如说我们的课程,实际上最近几年我们在往回收。十年前我们的学生老师大量的每天就把商业性的东西当作课程来上,尤其是毕业设计,我们学生的毕业设计,一个班有二十个学生做毕业设计,至少有十六七个都是直接排到厂家去,就是做一个吸尘器,做一个洗衣机等等,有的时候就是一个暑假十几个学生派到一个厂子里去,那是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事,我们现在回来了,我们现在把学生抽回来了,不允许他那样去做,为什么?因为那样对学生没有意义,学生是学到了某一个厂家它的一些工作方法啊,但是有些东西可以说是目光非常短浅的,非常低水平的操作方式,没有意义,我让学生去学它干什么,为什么要在大学教给学生低水平的操作方式,所以我的观点是学生是真正要适应社会,真正培养的实际上是他的心理要适应社会,而不是技术要适应社会,技术要高于社会,很可能刚出去的时候用不上,他的眼界,他的思维方式,他的观点要高于社会,要比社会一般的层次要高,要看得高,看得远,但是他的内心,他的情商一定要适合在企业各种各样非常复杂的本地环境下,社会环境下能够不断的处事,生存发展能够壮大,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当然说这个不是说我们就不搞实践性教学了,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我们的实践性教学是清华大学最好的,我认为可能比其它的学科都要好,因为我们几乎每门课程都是实践型教学,老师,学生可能经常会有些机会和企业打交道,共同做课题,我们还有假期,我们还有暑期学期,我们还要带着学生去参观,去看,去工厂,去农村,去各地,然后我们要研究社会,要研究人。我觉得学设计,实践型教学不是什么问题,所以说这是我的观点。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在第一汽车奖上获得多项大奖

视觉同盟:您怎么看待如何培养学生的创造型思维的问题?

严扬:你问的问题都是非常关键性的问题,你问的问题都是我们要做的事情,我们系有一个新的定位,就是你刚谈的这个问题,因为全国这么多的学校都在办工业设计,那我们的特色究竟是什么,我们学生的人数很少,我敢说,我们现在系里的学生人数是全国所有办工业设计的最少的,那么我们的特色究竟是什么,除了刚才讲的环境,背景,学科资源,历史的这个特色以外,我觉得我们把这个创新设计教育作为我们未来的一个很重要的培养目标,创新设计教育和创新设计研究,这是我们将来要主攻的两个方向,我们秉承的社会价值观念是创造和谐的设计价值观,我们对编造一些价值符号的一些东西不感兴趣,就是怎么把东西做的豪华高级,然后让人花很多钱去买,故意拉大这个社会差距,这个我觉得不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创造和谐设计的价值观。什么叫和谐设计,就是说要更多地关注弱势人群,我个人比较推崇北欧的设计,北欧的设计朴素,精致,并不是朴素了就简陋,北欧倡导的东西它是一种非常朴素但是很精致的生活方式,很有品味。所以我们提了两条:一个是创新设计教育,第二个是促进设计和谐的这种设计价值观念,你刚才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怎么去做这个创新教育,这个是一个很难的问题,确实很难的一个问题,我不客气地说,我觉得中国的传统文化缺少创新基因,这是我们传统文化的缺陷,可能我说了这个,很多人会骂我,但是我思考来思考去,我觉得我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我们为什么缺少创新基因,就是因为我们的社会模式,社会观念在几千年的时间没有太大的变化,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是没有的,我们的一个传统和一个哲学思想,一直从孔子那会就延续到现在,这在世界上其它的国家是没有的,然后中国人尊崇祖先,现代人当然不尊崇祖先了,我们强调师长的尊严,学生和老师的关系,学生一定要跟老师学的,甚至象中国画,画画这种艺术,是应该最表达自我的东西,但是你师傅没有死的时候,那就对不起,你不能创新,要师承古人。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们的一个问题,我们文化当中缺少这种基因,确实缺少。当然外国人也不是从来就有这种基因,我想可能是从欧洲,从中世纪以后,从文艺复兴的时候它开始挑战了权威了,另外一个影响我觉得是教育,中国的教育我觉得我们的教学,从幼儿园开始,小学,中学教育是一种填鸭式的教育,是一种应试教育,不鼓励学生挑战,因为我是学理工的,所以我觉得我有资格说这话,我上学的时候,理工科的教育一直到现在,我大学毕业后是八二年,从八二年到现在,我认为理工科的教育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你上学的四年期间就是在学知识,学知识,学知识,学了知识干什么用,没人告诉你,然后这个知识对不对,也没人告诉你,有没有可能对这个知识挑战,也没人告诉,我觉得存在很多的问题,当然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可能因素,我们国家从1840年以后,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破烂不堪的国家,使得中国人变得非常自卑,面对着外国的文化变得非常自卑,所以说从1840年到现在这一百六七十年的时间内,中国人是在极度自卑和极度自尊两极之间来回跳动,其实是极度自卑引起来的极度自尊,极度自尊表现在有时民族感特别强,就是说特别不能忍受别人羞辱我的民族,但是从深层我们是自卑的,自卑表现在什么呢,主要是外来的东西都是好东西,那么先进的生活方式是美国的生活方式,欧洲的生活方式那才叫先进,所以你看我们房地产广告,我们四环路边上有一个房地产广告,为什么要打上外国的牌子,因为什么呢,因为只有打上外国的名字,那生活方式才是高雅的,我们中国任何的生活方式都不是优雅的,都不是高级的,其实这是一种极度的民族自卑,但是好在我们这三十年,从78年到现在这三十年,中国人在逐渐的找回自己的自尊,这个是创新最重要的源泉,没有这个国家的经济的基础,没有这种充分的民族自信,谈创新只是口号;第二个问题呢,要谈创新,要有机制,创新不是贡献,你不能让创新者变成铺路石,变成堵枪眼的。谁创新谁倒霉,那你社会创新不了,那么就要使创新的人能够获得成功,解决一个机制的问题,解决不了这个机制,仍然是一个空话,比如说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虽然是很难管。但是再往下发展确实是这样是不行的,这样真正阻碍了中国自己创新能力的一种培育。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什么呢,我们想把设计教育转向创新设计教育,这真的不是一个口号,我们真正的在思考怎么去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第一件要做的尽量解决知识产权,使我们的老师和学生他的创新的东西能够转化成产品,转化成商品,最后转化成他自己的财富,如果我们能够成功解决这个问题,我只要把这个路一铺好,把这个办法做好,我回家睡大觉去,所有的熬夜去创新,我只要一个班有一个学生把他的设计变成专利转让出去,他得到钱了,后续的班你不用去管它,所有的老师和学生每天熬夜在琢磨着我要做个什么东西去转让出去,我觉得这是核心的东西。因为设计师的力量是有限的,设计师的知识范围有限,确实要结合其它的系科,其它的行业要结合起来创新,这时候创新的价值就很大,方式创新,设计创新,加上技术创新,所以说这是个一体化的东西。但是要解决这个问题,要达到这样一个效果,我认为恐怕需要少则三年,多则五年的时间,也许更长,但是我们确实是准备认认真真的去做这件事情,如果说三、五年之后,我们能够做到了,那时候再谈特色的话,可能我就不用嘴说我的特色,你到学校来一看,你看墙上挂的东西,可能全是学生设计的,老师设计的,商店也能看得见,可能会有专卖店,可能会有网上商店去卖,全都是新的东西,我觉得这是我们要追求的东西。

视觉同盟:我们网站的读者有一部分是学校的学生,就是学设计的学生,他们进入学校之后,可能新生也就是大一,大二的时候,对自己的目标有点茫然,您作为一名长者对他们在学习设计上有些什么样的建议?

严扬:我觉得学设计首先第一条就要喜欢它,然而这句话可能等于是费话,因为还不了解呢,怎么去喜欢,象我还没见过对象是谁呢,我怎么去喜欢她,我个人认为设计不是一个涂脂抹粉的行业,不是一个把东西打造的更漂亮的行业,而是创造一个更好的产品或者更好的生活环境,更好的生活方式,其实这个概念不是我提的,实际上大概在二十多年前我们的柳冠中教授当时他一回国就倡导设计是创造美好生活方式,创造新的生活方式的这样一个学科,当时说出来很多人不理解,但是实际上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觉得这个说法一点错都没有,越来越体现出他的远见。这种对于事物最本质的问题,就是把握能力,我觉得确实是这样,真正的设计并不是一个画画画得好,其实对于一个设计变成好设计师一点关系都没有。画画画的好与不好,与你成为一个设计师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说有关系,尤其在国内,有的时候在某些关键的一些坎上,它会阻挡你,因为国内学设计是要考试的,考试不管合理不合理,你要学这个,你要过这个关口,就跟你考英语试的,跟你的英语的实际水平没有太大的关系,有人在国外交流能力很强,听说能力都很强,一考试考杂的也有的是;有的人考分考的很高,来了外国人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你说有关系吗?没关系,但是必定你还要考试,你要读研究生,你要考四级,你要考试,所以说从本质上学设计要把它变成一种自觉,自觉的行为,要对这个行业喜欢,实际上要关注身边的解决的问题。比如我们以前上课的时候,也是给一、二年级的学生上课的时候,设计讨论的时候,给一个很小的题目,下了课以后,在第二天上课之前,一个下午让学生从光华路门口一直走到大北窑,在过马路,在走回来,再走回光华路,这一圈你自己拿个本子或者拿一数码相机,这一路看看有些什么东西是需要你去设计的,有些什么东西是设计不合理的,它的问题在哪,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手法把它改的更好,很简单的一个题目,其实学生花上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结果有的学生拿着数码相机,这一圈拍了将近一百张照片,最后做了一个PPT,一张张往外放的时候一讲,,他能发现无数的问题,有的学生转了一圈拍回一张照片,回来说老师我在马路上站了两个钟头,我觉得都挺好的,我说那你最好别学设计,你去做别的,因为你不够资格,你看不见问题,你看不见你身边需要设计的东西在哪,这是最重要的。我觉得学设计要觉得这个东西能不能改的更好一点,这东西太不合理了,用着太不方便了,太危险了等等,或者你也可以说这个东西太难看了也可以,一点都看不见的人那完了,另外我觉得学设计最好的办法就是做设计,没有更好的办法,学设计就要做设计,学设计不可能说我先积累个三五年的知识吧,我积累完了,我出去再做设计,没有那回事。从入学第一天开始,从你打算做设计师第一天开始,你就要开始做设计,然后这时候缺什么补什么,你一做就会发现我这个知识不够,那个知识不够,这个技能不够,那个技能不够,你就会去补,有决心去补,去花功夫去学,这样你的知识就会在滚动的过程中越积累越丰富,设计师的知识就跟滚雪球一样,在滚动中越变越大,你不可能堆大,没有这回事,所以我觉得最好的是做设计。

 

视觉同盟:毕业的毕业的学生去向一般是哪里?

严扬:这个说实在的很抱歉,我不能给你一个特别的确切的答复,因为我也不了解,但是大体有这样一个趋势,就是从工业设计建系84年到现在这二十多年,分这么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我们从八十年代中期一直大概延续了十五六年的时间,一直到九十年代的末期,我们的学生有这么几个去向,相当一部分去当老师,现在就在各大学校有一些教师,有的做了系主任,有的做了院长,有的做了博导,有很多是我们的学生,但是可能别的学校更多了,因为我们学校本身学生的数量少,就拿我们自己的比例来讲,我们大概从86年到96年,办了十年全国大专起点班,就是说他进来就已经具有大专的学力,在这边学习两年获得本科的学位,那这些都是老师,大部分都是全国各地中专的老师,大学的老师,到这边学两年,我们办了十年,最初是一年二十个学生,后几年每年是四十个学生,加起来大概有三百来人,三百来人都分布在各地都做老师,这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我们的本科生也有一部分做老师,老师的比例挺高的,然后还有一部分去做其它的了,你比方说去做平面,去做环艺,开装修公司,开展览公司,这个占了很大一部分,真正的工业设计毕业前十年在公司里面做产品设计,做工业设计的比例不高,很少,到了九十年代末期,问题严重,因为那时企业起来了,我就感觉企业突然一起来,对工业设计的需求是从97年到99年这两年之间,是中国企业一个大的变化,从刚开始一点都不知道工业设计为何物,然后到一下对工业设计产生强烈需求,就是从97年到99年这两年期间。我们一看全国各大企业的学生没有几个,我们有点着急了,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不断的跟学生讲,毕业之后要进入主干场,当时我们发明了一个图表,一个学生成载之路,出门在这,想达到的目标在那,可以这样走,也可以那样走,这么走就是一出门先蹦到一个高台阶上去,然后再往后就平了,我们很多学生一出门自己开公司,很平,再往后起他就困难了,所以说不断的给学生宣传,包括也跟学生们宣传你是学工业设计的,不是艺术家,你是设计师,你们的工作岗位不是在一个工作室内做雕塑,做点奇奇怪怪的桌椅板凳,出去参加什么双联展,一卖就卖个几千,几万,作为作品,你们是做这些东西的,是服务行业,不断的给学生灌输这种观念,这种职业思想,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大概是从99年,2000年左右,学生开始越来越多的进入企业,而且很多进了大企业,联想现在有我们八个人,摩托罗拉有我们七个人,LG有我们八个人,NOKIA有我们六个人,方正有我们几个人,至少北京周边的一些大企业好象主要的设计师全都是我们的学生,很起作用。那么这种阵势一直延续到前年,去年,研究生就业的形势好象更好一点,比方说交通工具,我们从02年到现在毕业了十位研究生,交通工具设计专业的十个研究生,现在有七位就职于国外的公司,而且不是合资公司,就是直接在国外就职,在德国奔驰、日本三菱、日本大发等等。但是最近几年就业形势每况益下,社会的影响。逐渐周边的这些企业都饱和了,所以说我觉得现在是时候了,让学生灌输给他们让他们自主决定思想,逐渐培育他们能够自主创新,就是在心里要下一个种子了,我认为现在要下种子,也许发芽要在三五年之后,等将来有一天我们学生出去以后,从校门出去以后,手里面攥着五个专利,每年能给他赚几十万的时候,他可能并不见得一定要到大公司去,他可能找一个学电子的,学计算机的,几个哥门传一个公司,不断的去做这些东西,但是也有一个前提就是中国的知识产权管理一定要比现在要好,否则是不行的。

 

视觉同盟:请对视觉同盟的读者说几句话?

严扬:我觉得想说的就是工业设计行业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行业,这个行业无论是对国家,对企业,对个人,对经济,对文化,都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这样一个行业。你比如说,我们国家现在经历将近三十年的发展,现在终于开始把创新作为一个最重要的事情来抓的时候,那么实际上工业设计在提高国家的整个创新能力上能够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另外在国家的整个文化建设上,实际上设计是创新产业的一部分,无论是电影啊,动画啊,游戏啊,都是很多实际上是跟设计有关系的,尤其是跟工业设计有关系的,实际上工业设计对国家无论是从经济还是文化建设上,设计师也能通过设计解决环境的问题,解决环境污染,解决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所以说真正的设计对于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应该是一个投入少,收益大的这样一个行业,所以希望能够受到大家的重视,另外可能对个人来讲,我希望咱们每一个从业人事或者是未来的从业人事要有意识的保护这个行业,别把它做烂,别把它做的臭不可闻,别把它做到一提到工业设计就说从窗台上掉下两个花盆,就有一个砸死的就是工业设计师,到了那个时候就完蛋了,我们大家要共同来保护这个行业,因为作为个人来讲,这个行业既是你的爱好,又是你的事业,是你安身立命的根本,所以我们来共同的好好做,把这个行业做出声誉来,做出影响来,做出它自己的尊严,我觉得这个确实是很重要的事情。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