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文学,“读”还是“毒”?

2013-09-14 17:02:00   来源:   评论:0  浏览量:   
字号:T T
导读摘要:青春文学因“迷茫伤感的青春叙事、人生思考和心灵感悟的缺失”等原因,被一些专家称为阅读的“毒草”,很多家长和教育家也纷纷诟病。

青春文学,“读”还是“毒”?

此图由Gettyimages提供

慕容引刀

慕容引刀

青春文学,“读”还是“毒”?

青春文学,“读”还是“毒”?

青春文学,“读”还是“毒”?

9月初,已经落幕的南国书香节、上海书展及BIBF全国版权订货会等大型书展的统计数据表明:青春文学销售一枝独秀。青春文学读者群非常庞大,也造就了一批畅销书作家,国内作家如郭敬明、饶雪漫、明晓溪等一批原创青春文学作家。国外作家如拥有亿万“拥趸”的“暮光之城”系列作者斯蒂芬妮·梅尔;又如《纽约时报》2012年度畅销书榜榜首《无比美妙的痛苦》的作者约翰·格林等。

青春文学因“迷茫伤感的青春叙事、人生思考和心灵感悟的缺失”等原因,被一些专家称为阅读的“毒草”,很多家长和教育家也纷纷诟病。但是,以郭敬明、张悦然等为代表的青春文学已经无可争议地稳坐畅销书头把交椅。孩子们是应该读“经典”还是读“青春”?以“80后”作家为代表的作家群为何令全民惊讶?青春文学的争议何以形成对峙的局面?

青春文学席卷出版生态圈

青春文学写作方程式

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80后”作家、“90后”写手进军文坛,青春化写作愈演愈烈,渐成气候。形形色色的青春写手如雨后春笋,花花绿绿的畅销作品层出不穷,热热闹闹的文坛事件风起云涌。

青春文学热标志性事件有两个:2009年7月,郭敬明率“郭敬明军团”(THE NEXT“文学之新”新人选拔赛四强作者及旗下《最小说》7位人气作者)在西单图书大厦举行读者见面签售,7小时签出15768册,创造历史新纪录。

第二个事件是,2013年,郭敬明的《小时代》、辛夷坞的《致青春》等拍成电影后,创造了票房奇迹。不管是在纸质阅读还是影视方面,青春文学的火爆,大家都有目共睹。

博集天卷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剖析十年青春文学的出版和阅读史,会明显地发现,中国本土青春文学具有一种典型的‘日本动漫原型思想与元素——中国台湾/韩国青春偶像剧——中国本土青春文学’的阅读传播和商业出版模式。在整个青春文学题材中,大面积地存在着这种一种创作循环模式:从人物的心灵渴求出发,去寻找日本动漫的原型思想,借用韩剧与中国台湾校园青春剧的讲故事模式,来编写自己的言情文学作品,以此来求解人物的情感满足方程式。”

漫画作家成气候

校园、悬疑作家逆势而上

继火爆几大书展后,慕容引刀、丁一晨等漫画家又开始巡回深圳、广州、南京、杭州等城市签售,场场人气爆棚,现场排队读者均达近千名。这让很多“明星作家”都望尘莫及。

如果说作为青春文学代表的漫画作家已被选中成为未来图书市场的宠儿,那么早已占据一席之地的校园、悬疑作家终于与传统作家强势分羹图书码洋。校园文学的一个典型代表便是八月长安。身为哈市文科状元的她,作品里传递着努力学习与懵懂情愫的正能量故事,为她积攒了众多校园粉丝。

与校园文学一样热度不减的是悬疑小说,这从悬疑推理作家扎堆几大书展的签售活动上便可见一斑,如《十宗罪》作者蜘蛛,《尸语者》作者秦明等名家。悬疑小说看似“光怪陆离”,却更能满足时下年轻人的口味,他们是在用一种新的书写方式来关注现实。

海外青春读物强势来袭

今年下半年,国际畅销书作家约翰·格林写作的《无比美妙的痛苦》,由接力出版社推出。在中国青春文学如日中天的时候,世界性的青春文学大家约翰·格林杀入中国,必然成为一个搅局者。《无比美妙的痛苦》在美国亚马逊总榜连续上榜80周稳居前十,媲美《少年Pi的奇幻漂流》,海外版权至今已转售34个国家,同名电影本月已由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开拍。《无比美妙的痛苦》内容涉及“生命、爱情、死亡”等宏大的主题,这些主题本身就吸引了大量青年读者,而作者本身也极富自我营销能力。

面对海外青春读物的冲击,国内青春文学领军人物郭敬明淡然面对。郭敬明除了向日本等国家输出自己作品的版权之外,还引进了澳大利亚著名作家莫里斯·葛雷兹曼作品《往事》、《彼时》、《此景》、《余声》四部曲。

“精神食粮”还是“精神毒草”?

专家指出,中国现在所谓的青春文学作者多是受到日本少女动漫的影响。现在中国市场上大量充斥的青春文学多是以校园恋情为主;当然也不乏一些打着奇幻类的幌子,其实设定全然不符合奇幻规则,只是讲述着少女类爱情故事的作品。而随着《小时代》系列图书、电影的上映,关于青春文学的争议再起:一方是严正批判“小时代”的拜金,一方的粉丝又在捍卫着自己的偶像。青春文学到底是不是精神“毒草”?

目前对于青春文学的诟病主要集中在这几方面:速产高产的码字之术;消极、迷茫、伤感的青春叙事;生活阅历和社会经验的匮乏;根基浮浅单薄的青涩孱弱;人生思考和心灵感悟的缺失极其炫耀的拜金主义等。

相关专家表示:当代青年作家的成长环境、思维方式、行为习惯和创作模式均有别于前辈作家。青春作家敢作敢为的精神、特立独行的姿态、破旧立新的思想、叛逆无畏的精神,有利于形成独特的创作风格,如韩寒的幽默锐利,郭敬明的空灵超然,张悦然的清丽缥缈,蒋方舟的古灵精怪,李傻傻的诡谲真切。这些个性鲜明的文字、与众不同的风格无疑是可贵的。然而众多的青春之作,在愤世嫉俗、嘲讽戏谑的文字背后,却透露着意蕴的贫乏欠缺和艺术的青涩稚嫩。

王蒙力捧青春文学

针对青春文学是否是精神“毒草”的争论?作为青春文学的领军人物,郭敬明表示,“说青春文学不如说是‘青春’这个话题借助几部大热的与青春有关的电影而引起了全民关注吧。无论是正在经历还是曾经经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青春,这个话题能引发所有人的共鸣。如果青春文学是‘毒草’,那么青春也是‘毒草’?”

不过,郭敬明也随之表示,“随着年龄增长和阅历提升,我接下来的创作路线可能会渐渐成人化一些,更沉重一些。”他说,如今的中国出版市场,大量充斥着奇幻、爱情、冒险、疼痛、成长等主题作品的青少年文学,但青少年们的阅读,不应该只是如此单调。未来的青春文学领域将会发展更加广阔的视野,而不仅仅局限在“青春的小情绪”这类题材上。

与很多传统作家不一样,著名作家王蒙力捧了青春文学,他甚至因为推荐郭敬明加入中国作协而遭到非议。对此,王蒙不以为然,大呼:青春万岁!

至于推荐郭敬明入作协而落下“晚节不保”的口实,王蒙则坚持己见,“最开始确实有很多人和我说郭敬明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我觉得谁没有缺点,作协的人就没有缺点了?年轻人愿意加入作协是好事,让上了岁数、已经out、即将out的人和当下正火的青年作家交流,这不挺好的?作协没有新鲜血液注入才是可怕的问题呢。”

“90后”火星文来了

未来,青春文学何去何从?著名作家张抗抗表示,“青春文学的发展,正处于新的‘聚变’或者‘裂变’之中,将会有更值得期待的前景。”

与“80后”作家过多关注校园、爱情、青春、忧伤、狗血等标签不同,“90后”作家喜欢火星文、爱吃垃圾食品、因其非主流而被主流文学家诟病。在出版人的眼中,他们的作品仍无法被大众所接受,未来依旧不被看好。但是随着近期几位“90后”作家作品的上市,这种看法正被逐渐改变。《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很理解“90后”和他们的写作姿态:“如果我们实在忍不住要把一个人群仅仅凭着他们都出生在那十年而命名为‘90后’的话,那么,我拒绝演绎而期待归纳,我要看看一个个的人。”

“90后”写作以及生存环境均比以往轻松,在网络上玩微博、写连载小说,他们的作品更容易为人所知,也更易得到大众的关注。但有人觉得,不能把这些“90后”少年作家称为作家。其实文学重在参与,少年作家加入其中更是大好事。著名作家麦家在接受采访时说,“对于年轻的文学作者,只要稍加引导就可以加入主流文学大军,我对他们挺期待的。”(吴波)

温馨提示:

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中国艺术考研网www.mshao.com所提供的所有信息为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仅供参考,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编辑:
相关考研热词TAG搜索:青春文学    

猜你喜欢

考研TAG精选:青春文学